扯白||最好的爱情,就是由甜蜜的小细节搭成的

作者: 娱乐频道  发布:2020-05-06

原标题:扯白||最好的爱情,就是由甜蜜的小细节搭成的

问:沈复,一介穷儒,他的《浮生六记》自传,为什么名气还这么大能流传至今呢?

图片 1

自开播以来《如懿传》还真的是槽点不断,好多人诟病说周迅真是不该再演少女了,我个人倒是感觉还行,毕竟这部戏就不是在讲一个很“少女”的故事。

图片 2

作者 | 江 徐

其实按照电视剧的节奏,《如懿传》也不算慢了,入戏之后很快就能看下去,最先瞅片花的时候我还很担心霍建华和周迅这对帝后的CP感,不过一路看下来,还是我过虑了,周迅还是那个周迅,她身上当真有一种魔力,她爱上谁我都觉得真情实意一往情深。

陈寅恪先生曾说:“吾国文学,自来以礼法顾忌之故,不敢多言男女间关系,而于正式男女关系如夫妇者,尤少涉及”,沈三白《浮生六记》之《闺房记乐》所以为例外创作。”

原标题 | 沈复和芸娘:有一种深情是,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在剧情里,这一对儿是青梅竹马,出来就自带老夫老妻感,皇帝整日威严正坐,但看见女主角如懿的时候立马换了一副嗔怪的气场。

例外在于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我们竟会认识可爱如芸娘那样的女子;在于沈复和芸娘的爱情让我们平凡人对此有了憧憬和希望。

乾隆年间,太平盛世,在姑苏城内,沧浪亭畔,有一个姓沈的书香人家。《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就于癸末年的冬天出生在这里。

如懿被太后困在深宫不得外出,有些郁郁寡欢,皇帝差人给她送来了一幅如意和一本乐谱,乐谱是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听的戏,如懿也回送了一副帕子,绣的是“青樱红荔”,是他俩的本名......

少年时,沈复对芸娘一见钟情,他对母亲说:“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

有时候我会想,这本书,之所以有“小红楼梦”美誉,缘由之一,或许在于两部文学着作不仅道出尘世各种滋味,写尽红尘曲折情感,而且都有一个宛如天上流淌而来,又汩汩注入人间东南温柔乡的开端。

图片 3

成婚时,两人情投意合。他逗趣她,“戏探其怀,亦怦怦作跳,因俯其耳曰:‘姊何心舂乃尔耶?’芸回眸微笑。”

沈复,与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芸娘之间的情趣生活、甜蜜爱情,包括后来的坎坷旅居,都好似苏州古城中的依依杨柳,缠绵旖旎,又蕴含着终将道镳分扬的命运。

诶,这煌煌然帝国爱情之感就出来了,悠悠历史身份鸿沟,和可能再也无法相见的无奈,都不敌当年初见你的样子。

贫贱时,夫妻俩在家自做盆景,品诗闻香,沧浪亭赏月,化妆去看庙会,想方设法找机会游太湖,养花种树,在月光下喝酒吟诗。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看来倾国倾城的恋情,也是由甜蜜的小细节搭建成,细节不但决定成败,还决定爱情的甜度,相对于海誓山盟,那融入无尽日常间的点滴爱意更值得信赖。

夭殇际,沈复曰:“卿果中道相舍,断无再续之理,况‘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耳。”芸乃执余手而更欲有言,仅断续叠言“来世”二字。

沈复在小时候跟随母亲去外婆家,再次见到表姐陈芸后,他同自己母亲说,如果要为我选择媳妇,我非淑姐不娶。

比如说牵手。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知道被多少人念叨过,但只看大街上,有多少并肩而行的中年男女会手拉手?

永别后,“余遂拜母别子女,痛哭一场,复至扬州,卖画度日。因得常哭于芸娘之墓”。而后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

那一年,沈复十三岁。

也许倒不是因为爱情不再,而是“老夫老妻就别做那些表面工夫”这样的误解实在是深入人心。

两人生活始终贫贱,然而沈复可贵之处便是在这纷纷扰扰的尘世,在以孝为先的社会光景中,能够事事尊重芸娘,带领芸娘去做女子不能为之事,珍之爱之,一往情深。芸娘也并未辜负众望,在柴米油盐的生活琐碎里,活的风生水起,可爱可亲。两人这种审美的背后,是对这个世界充满无比的热爱。

他的淑姐也不过比他大十个月,已经出落成为“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惟两齿微露”的大姑娘,善女红,会作诗,穿着素雅,性情柔和。这样的女子,在李渔眼中是称得上尤物的。

我曾说能够相濡以沫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现在看来,能将牵手进行到底,才是真正的英雄壮举。

如果没有沈复,芸娘只是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一个,她终将被生活变成寻常妇人。如果没有芸娘,沈复只是一个穷且寒酸的书生,终将被人弃若敝屣,抑郁了了。正是因为彼此成全,才星光大地,熠熠大海,所有浮生,皆成诗画。

四年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新婚燕尔,芸娘忙完一天杂务,独坐房内,灯烛下翻看《西厢记》。沈复归来,见此情景,上前抚摸着妻子肩膀,同时闲聊这本小说,逗趣玩笑了一阵,然后他拥她入帐,再然后就是……(此处省略少儿不宜的一万字)。

图片 4

沈复作《浮生六记》,取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中“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之意。林语堂评:“李白行文有暗夜气,月光气,灯盏璀璨,又花枝招展,有一种秉烛夜游的急切。而沈复之文,有着落花流水的时光散漫,庭园梦境的从容静寂,与布衣蔬食的晨光之美。这满目琳琅与恬淡素雅,一静一动,正是华宇与市井的美学之别。”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贾宝玉与林妹妹于沁芳闸桃花树下,共读《会真记》,不禁让林妹妹觉得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还忍不住记诵其中词句。

就像芸娘和沈复。

沈复,一介穷儒,他的《浮生六记》自传,为什么名气还这么大能流传至今呢?

书中,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书外,同样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清代女子芸娘在古代红颜里不算特别著名,可知道她的都爱她,林语堂说她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再坏的日子,她都能过得兴兴头头。

对题主的这个疑问,我先做个正面的答复。

图片 5

这确实很了不起,但我得说,芸娘的承受力与抗压性,基于她有一份好爱情,在那样的年代,她的丈夫沈复,人前人后,一直拉着她的手。

《浮生六记》能够流传于世,而且备受推崇,是由于他的文学价值,跟沈复是穷儒还是富商关系不大。

对于这段往事的追忆,沈复在《浮生六记》中写到:“恍同密友重逢。”

沈复在《浮生六记》说芸娘初嫁时乃是一“迂腐”女子,他帮她披件衣服她都要连道“得罪”。薛宝钗说,女子总以贞静为主,沈复却不喜欢芸娘总是寂静的,他千方百计诱导她说话。

下面就单纯谈谈这部书,好在哪儿,同时也探讨一下这部书为何能流传至今、颇受推崇。

曾经看《一代宗师》中,叶问在故事收稍感慨了一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影片中的男女主角是如此。小说中的贾宝玉与林黛玉也是如此,当他见到林黛玉的第一眼,不禁脱口而出一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这种旁人眼里的痴傻之言。

本文由新澳门萄京发布于娱乐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扯白||最好的爱情,就是由甜蜜的小细节搭成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