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斯罗普开始E-8C“联合星”飞机换发工作

作者: 军事报道  发布:2020-03-17

图片 1

美国国旗又被称为星条旗,50颗五角星分别代表着50个州,这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标志。在美军的装备库中也有这样一颗明星——E-8C联合星系统,飞机最突出的外部特征是在机身前方有一个12米长的独木舟形天线罩,其中安装有侧视相控阵天线。E-8C主要负责地面目标的定位、探测与跟踪,指挥引导空地联合作战,堪称连接空中与地面的神经中枢。自诞生以来,E-8C南征北战,为美军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英雄迟暮,明星黯淡。按照计划,E-8C联队预计在2019年后陆续退役。

[据英国《飞行国际》2008年5月16日报道]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开始为美国空军的E-8C"联合星"空中战场监视系统飞机换装发动机,不过美国空军对这种以波音707为基础改装的飞机机队的命运仍在持续争论中,因此该项目的前景仍不明朗。 美国空军授予两份总价值3亿美元的合同,用于完成设计和取证工作,以及启动用于E-8C项目的普·惠JT8D-219发动机的生产。与"联合星"以JT3D为基础的老旧的TF33发动机相比,JT8D的最大推力增加了1/6,并显著提高了整个系统的可靠性。诺·格公司估计仅每架E-8C在15年内降低的维护开支就可以补偿换发的费用。 不过,此次升级除首批生产批量之外还没有获得资金支持,而美国空军仍面临着整个机队老化的问题。除了目前在役的17架E-8C外,美国空军还保有在707基础上改进的E-3空中预警指挥机和RC-135电子侦察机队。美国空军原计划用波音767改装的E-10多用途指挥控制平台替换以上全部三种飞机,不过合同于2005年被取消。 空军除了选择为整个707机队换发以确保其寿命再延长达半个世纪之外,也可以启动一个宽体平台的替换项目,诺·格/ EADS北美公司的A330和波音的767将成为可能的竞标者。不过诺·格仍强调后者需要一个长期而且不确定的竞争和研发阶段,而随着TF33发动机日益损耗,为机队换发的需求正变得越来越紧迫。 辨别美国空军策略走向的关键指引可能是对是否安装已经中止的E-10A飞机的传感器系统的决定,这种广域搜索传感器目前仍在使用E-8C或其他平台进行的诺·格/雷神公司多平台雷达技术嵌入计划下进行研发。

E-8C“联合星”飞机

美国空军并不打算用新飞机取代当前的E-8C。空军2019财年的预算申请取消了联合星替换计划,由此看来E-8C恐后继无人。1996年6月,第一架E-8C交付给美国空军。仅仅过了20余年,昔日明星已成明日黄花。属于E-8C的时代即将过去,忍不住道一声:别了,E-8C!

图片 2

别了,E-8C

“联合星”机舱内的美军空中战役控制小组

星光璀璨——初现沙场露锋芒

E-8C“联合星”飞机堪称美国空军的“无价之宝”,作为联合作战的指挥中枢,它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首度登场,之后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战事中立下汗马功劳。但岁月无情,鉴于机体老化,维护成本高涨,美军感到有必要为16架“联合星”寻找接班人,并将其列为五大军事现代化项目之首。但据英国《空中力量》报道,掌管“钱袋子”的美国国会却对军方说“不”。

E-8C全称为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英文缩写为J-STARS,简称联合星。如果说宙斯盾是美军为抗击饱和攻击、争夺海洋霸权的关键一招,那么E-8C则是空地一体战指导下的必然产物。

竞争激烈

空中力量如何更好地支援地面行动?美国陆军和空军分别提出了自己的设想。美国陆军开启了“远程目标捕获系统”,空军启动了“铺路机系统”。为了更高效地使用资金,1982年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决定将“远程目标捕获系统”和“铺路机系统”合二为一,联合星项目由此诞生。

早在三年前美军发出更换“联合星”的意向后,美国军火商闻风而动,波音公司提出基于波音737-700客机的新指挥机,洛·马、雷锡恩、内华达山脉三家公司则祭出庞巴迪环球-6000飞机(该机目前是美军E-11通信中继机的平台),而“联合星”的老东家诺·格公司则联合L-3通信公司送来湾流G550飞机。这可把美军难住了,三大竞争者各有千秋,而且他们都在国会有靠山,谁都惹不起。苦思冥想之下,美军来个“利益均沾”的办法,各家都收到“发展和风险减少资金”,用于概念机的工程设计与制造开发,然后再决出胜负,确定谁能赢得“联合星”替代合同。

1985年,美国陆军、空军联合投资15.5亿美元,开始合作研制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主承包商是大名鼎鼎的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1991年,处于测试阶段的2架E-8A原型机在海湾战争中亮相,一战成名。2架E-8A原型机共飞行49架次,飞行时间约500小时,随时保持1架在空中监视伊拉克陆军。伊拉克兵马未动,E-8A利用合成孔径雷达和固定目标指示功能,将伊拉克桥梁、港口、机场和飞毛腿导弹发射架等关键信息一网打尽。伊拉克军队企图利用沙尘暴为掩护,向麦地那进军。动目标指示功能已经准确掌握伊军动向,进而判明作战意图,接下来便引导B-1和B-52轰炸机实施打击。无心再战的伊军试图沿80号公路撤回伊拉克境内,E-8A的广域活动目标监视模式已经将一切尽收眼底。胜负其实已经毫无悬念,100多架A-10攻击机展开了猛烈的空袭,伊拉克陆军精锐付之一炬。一边倒的战局背后是信息域的力量悬殊,后来被更精炼地概括为战场单向透明。美国人自诩为上帝的选民,E-8A无疑是开启上帝视角的关键。

纸上谈兵

战尘已定,但对这场战争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军事革命带来的最重要的成果和理论突破是什么?美国人的回答是信息技术。美军认为信息技术解决了士兵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要求解决却难以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在下一座山的后面有什么?

按照美军设想,下一代指挥机要配备功能更强大的地面目标指示雷达以及“战斗管理、指挥、控制、通信综合系统”,为此诺·格和雷锡恩都开发了更先进的雷达和传感器,波音则在雷锡恩的APS-154高级机载雷达基础上推出“雷锡恩阿基米德”雷达,反正“什么技术时髦就用什么”。可美军也不傻,面对过度采用高新技术导致的成本失控,他们开始考虑别的出路。2018年底,美军空战司令部指挥官迈克·霍尔姆斯说:“受资金压力,我们逐渐从替换‘联合星’飞机的设想上后退,转而希望为‘联合星’更新雷达及关键电子系统,延长飞机服役年限。可这样做的前提是我们到底会让‘联合星’继续飞多久?‘老瓶装新酒’的飞机能否控制未来的战场威胁?遗憾的是,我们没找到答案。”

翱翔于云端的E-8C联合星

其实,美军在“联合星”项目上踯躅,本质是未来军备建设到底该把钱花在飞机平台上,还是花在信息软件系统上,要知道后者技术发展具有跳跃性和颠覆性,投资往往没有尽头。“‘联合星’的传感器系统尚在改造中就发生技术落伍,这不是没有可能。”《空中力量》如是说。事实上,美国国会在2019财年国防预算案中拦下“联合星”替换项目,就和美军弄不清技术方向有很大关系。

此后,美军更详细地将信息化战争的关键归结为3个问题:我在哪里?我的敌人在哪里?我的友军在哪里?集指挥、控制和情报、监视、侦察于一身的联合星无疑是解开问题的钥匙。握住钥匙的美国人春风得意马蹄疾,类似的剧本在阿富汗、南联盟、伊拉克不断上演。1996年6月,第一架E-8C交付给第93空中控制联队,同年10月,便参与了波黑“联合努力”行动。1999年2月,E-8C参与了在科威特的“联合部队”行动。此后,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以及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中,E-8C承担了大量的作战支援任务。每当朝韩局势紧张,E-8C便进驻半岛,监视朝方一举一动。截至2016年9月,E-8C机群的飞行时间超过了100万小时,其中包括12.5万小时的战斗飞行,可谓战功赫赫,功勋卓著。

钱是问题

星途坎坷——一代名机的中年危机

可要让美国空军将领说心里话,他们觉得资金问题“像重达800镑的大猩猩蹲在房间里,可以不提它,却不能忽视它”。现役“联合星”飞机虽有问题,但不至于严重到从天上坠落的程度。据美军检查报告显示,该机理论上可服役到2030年,而制造商诺·格公司也承诺能将该机主控电脑升级到新版本,所花经费是购买新机的30%。然而,“联合星”的检修和保养的周期越来越长,花费越来越多,尤其老飞机的零件已很难买到,目前随时都有6架飞机在诺·格公司的厂房中保养。

作为一款历经战火淬炼的明星装备,美军自然对其宠爱有加,对E-8C的升级从未停止。在过去的20多年里,美军加强了E-8C与战斗机协调配合能力,改进了陆/海工作模式,可以在防区外引导反舰武器攻击目标。2018年2月,还对其超视距通信能力进行了升级。联合星的“联合”二字更加突出。

本文由新澳门萄京发布于军事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诺斯罗普开始E-8C“联合星”飞机换发工作

关键词: